公告: 请务必退出转码状态,被UC浏览器转码出现播放不了状况,在页面最下方点击退出按钮即可解决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dxm22.com

第一章淫游南岭
  却说那淫城以南数十公里,就是南大岭的崇山峻岭。南大岭,从西到东,绵延数千公里,纵深数百公里,汽车在山中穿行数天,穿越南大岭,就可到达广大的南方地区了。
  那南大岭的崇山峻岭之中,有无数的溪流河水,林木茂密,风景与淫城所在的八百里淫川平原完全不同。每到週末,淫城的有钱人,便纷纷驱车,前往山中避暑。
  南大岭北侧的少华山,有许多度假山庄,还有很多有钱人的别墅区。
  淫城某民营公司经理赵大勇,三十三四岁,是孙诚的业务伙伴,这家伙和孙诚虽然都开着自己的公司,都是老闆,但和孙诚不同的是,他黑白两道都很熟,比孙诚更加狂热地爱好玩弄性感老妇。
  他的老娘赵宝玲和他大姨赵燕玲,是两位性感老妇,当然难逃他的魔掌。他爹早死了,母亲和大姨依靠他生活,成了他的性女奴。大姨虽然自己有家,但生活上靠他接济,自难逃折磨。
  八月初,淫城酷暑已过,天气阴阴的很舒服,时而还下些小雨。虽然已不热了,可週末,赵大勇还是按照老习惯,开着他那辆银灰色的海南马自达,拉着母亲和大姨,前往南大岭,换换空气。
  这是个星期六的下午,天阴阴地,赵大勇驾着车,轻快地奔驰在淫城通往南大岭的平整的一级公路上。
  一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南大岭北侧的少华山脚下,开始进山。
  在山路上,车到半山腰,他们看到路边有一家山民自己开的休闲区,还有停车场,于是停了车,来到那休闲区。
  那休闲区位于一条溪流边,在溪边的石头上,摆着些塑料桌椅,这地方草木繁茂,山青水秀,令人心情为之一爽。
  三人下车,挑了溪边一张桌子坐下。主人家送上茶水饮料,他们却说不要,原因何在,看到后面便知。
  由于是夏天,赵燕玲老姐妹花都穿着短裙,光着美腿香莲,穿着拖鞋,见那草木掩映中,溪水清澈见底,赵燕玲先自忍不住了,离开椅子,走到石边,将一只香莲伸到水里,开始用溪水洗脚。
  说到这里,应该描述一下赵燕玲老姐妹花了。
  赵大勇的性感老娘赵宝玲,54岁,身高1米65,容貌姣好,丰满白嫩,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嫩;赵大咏的大姨赵燕玲,58岁,1米68,貌俊美,大乳细腰肥臀美腿,葵7d长得异常秀美白皙。老姐妹花都是淫城常见的那种性感老妇。
  那大姨赵燕玲在溪水中洗脚,那脚越发显得白皙,看得赵大勇直嚥口水,他也走了过去,伸出手去,捉了大姨的白皙秀足,帮她洗脚。赵燕玲的脚很敏感,很怕痒,被赵大勇一捏,痒得她惊叫起来,想把脚收回,却哪里挣扎得脱?
  赵大勇使劲捏弄着大姨的秀足,鸡巴渐渐有些硬了。到后来,他抬起大姨的秀足,吞到嘴里,尽情品嚐起来,弄得大姨咦咦呀呀叫个不停。
  那边,性感老娘赵宝玲见儿子和大姐玩得高兴,不觉有些吃醋,便也赶了过来,拿起带摄影功能的手机,叫道:「给你们拍几张品莲图吧。」
  便连连拍摄了十几张数码照片。
  然后,她也把她的嫩脚伸到清澈的溪水里,洗了起来。
  赵大勇见四只香莲泡在清澈的溪水里,倍感刺激,便放下大姨的脚,连连捧起那溪水,喝下肚去,歎道:「这是你们洗脚的溪水啊,高级饮品啊!」
  他又捉了母亲的嫩白脚,捏弄起来,又弄得母亲痒得叫个不停。
  大姨赵燕玲见了,心下也不觉微微有一些妒意,一解花小褂,露出两只大乳房,道:「你们饿了吧,来吃奶吧。」
  原来,赵燕玲家丈夫儿子齐全,她生儿子晚,儿子今年才十四岁,一直吃她的奶,五十余岁的丈夫也吃。
  她和二妹及外甥出去旅游,只要有她在,就不用买饮料和食品,吃她的奶就可以了。她自己也吃她挤出的奶。现在外面买的食品卫生状况令人不能放心,吃她的奶,又好吃,又卫生。
  那母子俩都扑上去,各叼住她一只褐色大奶头子,使劲吮吸。赵大勇边吸还边使劲地挤大姨的奶子,赵燕玲被弄得又疼又痒,一个劲地叫唤。
  这时,那主人家看到这一幕,也激动起来。这里要交待一下,那主人家也是母子两人,儿子大约十六七岁,母亲四十七岁,中等身材,虽说是山民,却有着前秦帝国血缘,那妇人虽然上了年纪,也有些姿色,甚为肥美,奶子很大,她也是穿着短裙,光脚穿着拖鞋,刚才赵大勇就注意到了,她的脚长得甚为性感娇小光滑。
  这家母亲名叫王月宝,儿子名叫王建设。山里人家,没什幺娱乐,儿子几年前就把母亲奸了。
  母子俩见到溪水里的一幕,半大的小伙王建设冲动起来,一把将母亲按翻在床。他们有个屋子,屋子外有凉棚,凉棚下有个小床。有时客人有性要求,王月宝就在这小床上或在屋里供客人蹂躏,赚点钱。
  再说那赵大勇母子,吃饱了大姨的奶。母亲赵宝玲有些尿胀,便蹲在石边,撩起裙子,她短裙里什幺也没穿,便尿了起来,她的尿流和溪流流作一处。
  赵大勇忙伸手,把溪水和母亲的尿水一起捧起来喝下。大姨把这一幕也用手机拍摄下来。
  这时,他们听见上头有妇人的叫声,抬头一看,见那女主人被她儿子按倒正在摸奶哩。他们便赶了上去。
  赵大勇用手机拍摄下那摸奶场面,那妇人他一来就看上了,此时喝了大姨的奶和母亲的尿之后,更是性慾膨胀,便提出了性要求。王月宝见客人要操,生意来了,便推开儿子,王建设只好让位。
  按照赵大勇的要求,王月宝站在小床边,弯下腰,撅起肥白的屁股,赵大勇站在她屁股后头,从后面使劲捅她逼眼,捅得她奶子乱晃。不住叫唤。赵大勇一边操,一边挥掌猛击那性感熟妇肥白的屁股,疼得那妇人叫得更厉害了。
  老姐妹花在旁不断拍摄。
  赵大勇见旁边王建设鸡巴硬硬的,便让他坐在床边,令王月宝埋头于儿子前面,大口吮吸儿子的鸡巴。
  赵大勇和王建设都舒服得直哼哼,王月宝也不住哼哼。
  老姐妹花看得性起,也凑上去,揉摸王月宝不住晃动的丰满奶子。
  王月宝更是叫个不停。
  赵大勇听着王月宝的淫叫,舒服极了,一个憋不住,射了。过了一会,王建设也射到母亲的嘴里。
  赵大姨忙把大奶头子伸到外甥嘴里,给他补充营养。
  歇息了一会,母子三人继续回到下面溪流边的石头上,坐下来打牌。
  他们打的是淫城流行的一种扑克玩法,「挖坑」两个人打一个最厉害的。
  母子三人还有独特的奖惩方法。
  第一盘,赵大勇挖坑输了,他被罚舔母亲和大姨的逼。赵燕玲和赵宝玲都坐在椅子上,掀起短裙,她们都没穿内裤,亮出她们长满黑毛的阴部,赵大勇轮流蹲在她们两腿之间,舔她的逼,把她们忍不住分泌出来的淫汁吃下去。
  第二盘,赵大勇又输了,被罚舔她们的腋毛,痒得她们直叫。
  第三盘,赵大勇还是输,被罚跪在她们脚下舔她们的玉趾。
  第四盘,性感母亲赵宝玲输了,被罚吮吸赵大勇的鸡巴,舔得赵大勇鸡巴再度硬起。
  第五盘,大姨赵燕玲输了,被罚舔她二妹赵宝玲的屁眼。赵宝玲扶椅弯腰而站,撅着肥白屁股,大姐的口水涂满了她的精緻屁眼。
  这牌一直打到天快黑了。王月宝点亮了电灯。赵大勇他们收了牌,性致却愈来愈浓。
  赵大勇见王月宝家有条大黑狗,又动了坏心思。他命王月宝跪趴着,让大狗爬上去把她操了。赵大勇在一旁不断拍摄。
  他鸡巴硬硬的,他见王建设鸡巴也硬了,于是叫道:「你妈交给我和狗,我妈和我姨归你了!」
  王建设大喜,扑向那老姐妹花。
  老姐妹花惊叫着,想逃,但没跑成功,被身强体壮的王建设一把抓住,都掀翻在小床上。
  赵氏老姐妹花都被迫躺在了床边,四条美腿高举,亮出逼眼。十七岁的粗壮的王建设,挺着坚硬的鸡巴,这个逼捅两下,那个逼戳两下,循环往复,快活极了!那两个性感老妇,则被这个粗壮的家伙操得不住叫唤,淫汁不断溢出。
  公狗和王建设几乎同时射了精。
  天黑了,赵大勇给王月宝付了钱,带着大姨和母亲,离开了这个快乐的休闲区。车,继续往山上开去,身后,传来王月宝的凄惨叫声,那是她的儿子又在蹂躏她了。
  赵大勇将车开到一家度假山庄,在酒店里开了一间标準间。在这间客房里,很快响起了老姐妹花的呼喊声,赵大勇越战越勇,老姐妹花的呼喊声一直响到凌晨。


第二章淫城奶妈何惠玲
  在淫城有不少高档住宅区,住的都是富人。每天清晨,这些社区的大门口,就会聚集着一些奶妈,供社区里出来的居民挤奶。现在,这些有钱人觉得喝买来的牛奶不放心,都爱喝早上现挤的女人的鲜奶。
  那些奶妈,都是些下岗女工,为生活所迫,又不愿意涉足色情业,于是出来到住宅区门口供别人挤奶,也有的到别人家里做奶妈,有的给多家做奶妈,也有的只给一家做奶妈。
  出来挤奶的有男有女,都是住宅区里的居民,挤出鲜奶回去给全家做早餐,有的男的直接吃奶。
  这些奶妈,年龄从二三十岁到五六十岁都有,都是大奶子女人,产奶量大,有给多人餵奶的资本。
  淫城有些中等住宅区的门口,也有奶妈。如孙诚租住的周艳娥的房子所在的社区,每天清晨,大门口总是聚着二三十个奶妈。
  且说那性感熟妇周艳娥,本是孙诚同学的母亲,自从孙诚租了她的房子,她就经常过来为孙诚打扫,当然每次过来都会遭到孙诚的蹂躏。后来发展到过夜,再后来,发展到孙诚的哥们赵大勇也加入。
  再后来,赵大勇让周艳娥的二儿子杨大雷也加入,形成三个人轮姦周艳娥,赵大勇还经常把周艳娥母子乱伦的场面摄了像,然后出卖给熟妇网站。
  昨天夜里,周艳娥又被那三个家伙蹂躏了大半夜,到凌晨才昏昏睡去。
  早上,赵大勇醒得早,见其他人还在昏睡,他先起身,看了看冰箱,里面什幺也没有,就想下楼,到住宅区外头买些豆浆油条之类的早点。
  那赵大勇,34岁,和孙诚同岁,自己也开着一家公司。他下了楼,来到社区大门口,只见二三十个奶妈站在那里,正在给居民们挤奶。由于天太早,出来的居民不多,还有些奶妈闲着。
  有些奶妈还带着她们十几岁的儿子来,那些儿子的任务是帮着挤母亲的奶。
  还有些奶妈则在大门口一侧的传达室里供男人们直接吸奶。
  赵大勇一见,忙活了大半夜的鸡巴又有些发硬了,心想,没想到这幺个中等住宅区也有奶妈。他不打算买油条豆浆了,走上前去,选了一个闲在一边的熟妇奶妈,别人喜欢年轻的,他却喜欢年纪大的。
  经过交谈,赵大勇把那位年纪大的奶妈带进传达室。传达室的外间已经有几个奶妈在供男人吸奶。赵大勇给了看门的几块钱,就把那奶妈带进了传达室的里间屋。
  那奶妈名叫何惠玲,是附近大厂的下岗女工,今年54岁,她十年前生了小儿子,小儿子一直吃她的奶,所以她到现在还有奶。
  她十九岁的大儿子也吃她的奶,今天,她大儿子何进军也来了,帮着挤她的奶。
  何进军今年十九岁,没有工作,就靠每天帮着把母亲的奶挤到居民的锅里,挣点小钱。
  何进军在外面等着,客人直接吸奶,不用他挤杪璧哪塘恕?那何惠玲,54岁,身高1米74,貌俊美,烫髮,虽然年纪大了,却是身材高大,肤色白皙,大白脚长得异常俊美白皙,当然,她最吸引人的是她的大奶子。
  她穿着花衬衣,短裙,此时正值七月流火的酷暑时节,她光着美腿俊莲,穿着拖鞋,分外性感。
  她没戴奶罩,一解开衬衣,两只大奶子就呈现在赵大勇眼前,那两只大奶子,长及腹部,黑色大奶头子,大如葡萄。大奶子又白又软,赵大勇见了,鸡巴立即起立,向那性感熟妇致敬。
  他光着膀子,只穿了个大裤衩子,鸡巴勃起,何惠玲看得清清楚楚,但她见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赵大勇使劲地挤何惠玲的大乳房,大股的奶水喷涌出来,喷了他一脸,赵大勇忙叼住那奶妈的大奶头子,使劲吮吸起来。
  何惠玲的大奶子被弄得又疼又痒,忍不住呻吟起来。
  赵大勇不但吃奶,还按捺不住撕咬何惠玲的大奶头子,何惠玲疼得惊叫了起来。
  如果客人出额外的钱,奶妈们是可以提供性服务的。赵大勇把何惠玲带到里间屋,就是要操她。
  何惠玲的产奶量很大,赵大勇算贪婪的,但只吃了她一只大奶子的一半奶,就吃得饱饱的了。
  赵大勇吃饱了妇人的奶水,鸡巴更硬了。他见那妇人另一只奶胀得满满的,就问:「那只奶胀不胀?」
  那性感熟妇点点头。
  赵大勇道:「那叫你儿子进来一起吸吧。」
  何惠玲又点点头。
  赵大勇又问:「你儿子可以随意挤你的奶,肯定入你了是不是?说实话!」
  何惠玲羞红了脸,没有说话。赵大勇立即撕咬她的大奶头子,那奶妈疼得受不了,只得招供,确实她和两个儿子都乱伦了。
  何进军进来了。赵大勇道:「兄弟,我把你妈今天的奶都包了,还要请你一起分享她。」
  平时,何进军都是挤完了妈妈的奶,上午九点多回家后才操母亲,此时有客人邀请,可以提前奸母,他当然乐意了。
  他抓着母亲另一只奶,又吸又揉,弄得母亲不住惊叫。
  赵大勇撩开了何惠玲的短裙,见她里面什幺也没穿,便骂道:「真是个老骚货!」
  他见何惠玲阴毛浓密,更兴奋了,便去撕咬阴毛,舔逼。
  何惠玲坐在椅子上,分开两腿,亮出逼眼,上面供儿子吸奶,下面供客人舔逼,她被弄得不住呻吟。
  赵大勇蹲在何惠玲的两腿之间,扒开她的逼眼,使劲地舔着,何惠玲淫水涌出,都被他吃了。
  吃了那奶妈的淫水,赵大勇更加兽性膨胀。
  他和何进军将那奶妈的两条大美腿掀了起来,各捉了她一只俊美的大白脚,贪馋地吮吸起来。
  何惠玲靠在椅子上,美腿高举,被弄得淫水直流,不停地叫唤。
  赵大勇兽性大发,他见屋里桌上有根黄瓜,从中挑了根又粗又大的,洗乾净了,一下子插入奶妈的逼眼,然后他把奶妈从椅子上拉起来,自己坐在椅子上,拉下大裤衩子,他那又黑又粗的家伙,如同一头钢炮,高高地昂起头来。
  何惠玲站在赵大勇面前,撅着屁股弯着腰,手扶赵大勇的粗鸡巴,大口吮吸起来。
  何进军则站到母亲的肥白屁股后头,扒开她的精緻紧小屁眼,伸出毒舌,贪婪地舔了起来。
  何惠玲逼里插着大黄瓜,屁眼被儿子舔得很痒,她忍不住淫水直流,时不时媚眼含春,看赵大勇一眼。她伸着柔软的媚舌,细细地舔着赵大勇的大龟头,一路舔下去,舔遍了赵大勇的整根黑炮。赵大勇见这幺大年纪的性感妇人如此淫贱,不由得鸡巴越发粗硬了!
  此时,何进军舔得母亲的屁眼涂满了他的口水,然后,手持鸡巴,慢慢顶入了母亲的紧小屁眼。
  何惠玲更觉难忍,骚性更加难以按捺,大口吮吸赵大勇的鸡巴,两只玉手还不住地温柔抚摸那根黑炮。
  赵大勇舒服得直喘粗气。
  何进军的鸡巴插在母亲紧小的屁眼里,也觉得舒服得不得了,使劲往母亲屁眼深处里顶,顶得那性感熟妇不停地呻吟。
  何惠玲又用她那柔软香舌舔赵大勇的龟头,赵大勇实在受不了了,低吼了一声,突然精液射出,射得何惠玲满脸都是。何惠玲忙一口将赵大勇的鸡巴含在嘴里,将赵大勇继续射出的精液吃下。
  然后,她还将赵大勇的鸡巴吮吸得乾乾净净。
  何进军的鸡巴也被性感老娘的屁眼夹得再也憋不住了,不由得是精液狂射,都射入母亲屁眼深处。
  何惠玲又转过身来,跪在儿子面前,将儿子那根鸡巴吮吸乾净。
  赵大勇躺在椅子上,舒服得直喘气。
  他付了钱,留了何惠玲的小灵通电话号码,然后,何进军帮着,又将她的奶挤了些出来,赵大勇用锅装了,準备带上楼给大伙吃。
  他这一番折腾,足有一个多小时,上楼一看,那三个男女还在沉睡。
  他见那周艳娥,看上去只有五十多岁,中等身材,丰满白嫩,躺在那里,一身白肉黑毛,分外性感,他刚才喝的何惠玲的奶水和吃的淫水又起作用了,鸡巴不由得又硬了起来。
  周艳娥脱下的肉色短丝袜扔在枕边。赵大勇拿起那肉色短丝袜,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那性感熟妇的醉人莲香令他更加兴奋冲动。
  他扑上床去,热烈揉摸那性感熟妇的丰满乳房,吮吸撕咬她那大奶头子。
  周艳娥被弄醒了。赵大勇压到她身上,一边和她亲嘴,一边将鸡巴插入她逼眼。周艳娥被操得不住哼哼,两条美腿不由得扬起,两只嫩脚在赵大勇身体两侧晃悠。
  周艳娥的呻吟声,使得她儿子杨大雷,还有孙诚,也都醒了,他们各捉了周艳娥一只嫩脚,尽情地吮吸撕咬。
  周艳娥被奸弄得叫作一团。
  又一场轮姦开始了。
  这场轮姦一直持续到下午,饿了,就喝那一大锅何惠玲的鲜奶。
  晚上,赵大勇请大家去高新区的真弓夜总会唱歌。他给何惠玲打了电话,她和她两个儿子也来了。
  在包间里,何惠玲和周艳娥两位性感熟妇遭到包括她们儿子在内的赵大勇等五位男性的野蛮轮姦。


第三章一夜前后的两起强姦
  八月十八日的下午,淫棍赵大勇,操了周艳娥一个下午。
  傍晚,周艳娥起身,回家去给丈夫和儿子做饭去了。赵大勇喝饱了周艳娥的尿和淫水,不想吃饭,就在周艳娥的房子里看电视。
  那天的奥运会比赛,中国队寸金未得,而且羽毛球和乒乓球接连失利,看得赵大勇有些郁闷,于是就下了楼,出去走走。
  此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半左右,已经很晚了,不过,由于天气凉爽,外面还是有很多人,或是散步,或是在吃夜宵。
  与周艳娥她们社区相邻的是一所规模很大的高校的家属区。
  赵大勇想去吃肯德基,需要经过那个家属区。
  他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了一位性感熟妇。
  这位性感熟妇名叫吕凤玲,高大丰满白嫩,身高一米七二,年约五十岁,圆脸,颇有姿色,大白脚秀美白嫩,她穿着碎花连衣裙,光着光滑的玉臂,光着美腿嫩脚,穿着拖鞋,在赵大勇前方慢慢走着。
  她是高校的女员工,正準备回家。
  赵大勇被那个性感熟妇给吸引住了,他盯着那妇人一起一落的白嫩脚后跟,使劲嚥着口水,一路紧跟。
  那熟妇发现有人跟蹤她,于是放慢了脚步,回头看去,见是一位衣着高档的中青年男子,一看就是有钱人,不知怎的,她顿时没有了反感。
  她继续慢慢走着,而且越走越慢,像是在等着赵大勇上去搭话。
  她走进了家属区的一个分区,赵大勇也跟了进去。
  在路的右侧是一片黑压压的低地,那里有二十几个乒乓球桌,都是水泥的,平时不少大人小孩在这里练球,此时已近夜里十一点,那里黑黑的,一个人也没有。
  赵大勇突然从后面扑了上去,卡住吕凤玲的脖子,将她从路上拖下了那片低地。
  吕凤玲先是吓了一跳,当她明白是跟蹤她的赵大勇所为后,对赵大勇的好感使她挣扎的力量减小了,其实,就是她全力挣扎,她一个年近五十的妇女,又哪里有力气挣脱赵大勇这头大色狼呢?
  在赵大勇的逼迫下,吕凤玲被迫扶着乒乓球桌,弯下腰,撅着屁股。
  赵大勇从后面撩起吕凤玲的裙子,扒下她的小三角裤,粗暴地将鸡巴顶入吕凤玲的逼眼。
  吕凤玲的逼眼被强行顶开了,她忍不住发出呻吟声。
  赵大勇将一只魔爪伸到吕凤玲身下,使劲抓她奶子,同时使劲将鸡巴往她逼眼里狠戳。
  黑暗的低地里,响起了中年女人的痛苦呻吟,但无人听到。
  赵大勇更加肆无忌惮,一边操一边还不时挥掌猛击那性感熟妇的肥白屁股。
  渐渐地,吕凤玲沉醉于那种被蹂躏的感觉,呻吟声里渐渐带了很多淫靡的成份。
  当赵大勇射入她逼眼之后,她完全被他征服了。
  吕凤玲的丈夫常驻深圳,她寂寞难耐,好久没被男人操得这幺爽了。
  她带着赵大勇到了她家,继续供他蹂躏。
  孩子已经睡了,但她的叫声大了些,她十七岁的儿子吕伟被母亲的叫声惊醒了,他来到母亲门外,当他看到母亲跪趴在床上,撅着屁股挨操的淫贱姿势时,他的鸡巴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
  在赵大勇的协助下,吕伟平生第二次进入了妈妈的阴道,第一次是妈妈生他的时候。有赵大勇在,吕凤玲虽然不愿意,但毫无办法。
  第二天,赵大勇去南京出差,兼会情妇孙苹。
  孙苹是赵大勇在出差途中认识的一位南京美妇,身高一米八一,五十四岁,貌俊美,大白脚异常秀美白皙。
  在淫城机场候机大厅里,赵大勇坐在椅子上搜索着前后左右的性感女人们。
  很快,一个性感熟妇进入了赵大勇的视线。
  这是一位女机场地面工作人员,她名叫马俊玲,身高一米七四,五十二岁,貌俊美,大乳房,走起路来一颤一颤地,细腰肥臀美腿秀足。她穿着白衬衣,戴着工作人员的胸牌,透过衬衣,可以清楚地看见她背后的白色的奶罩背带。她下身是蓝色製服裙,美腿秀足,肉色丝袜高跟鞋,实在是个很性感的女人。
  她去解手,她不愿意和乘客们混在一起上大厅中间的几个洗手间,于是走向大厅的远远的角落,那里几乎没什幺人,也有洗手间,但没人去那幺远上厕所。
  赵大勇一见机会来了,于是跟了上去。
  马俊玲发现了赵大勇,这次,仍是赵大勇那身富人打扮使得马俊玲对他不但不反感,反而还回头看了他几眼。
  赵大勇更有了勇气。
  他跟着马俊玲进了女洗手间。
  这可是马俊玲没想到的。
  赵大勇逼迫马俊玲弯下腰,上半身趴在洗手台上,撅起屁股。
  赵大勇撩起马俊玲的短裙,发□'7b,这个骚妇里面只穿着肉色裤袜,而未穿三角裤,不由大喜。
  因为马俊玲这个性感熟妇经常被几个领导操,所以她乾脆只穿肉色裤袜,方便。
  赵大勇把马俊玲的裤袜扒到她腿弯处,掏出自己的鸡巴,就从后面顶入马俊玲的逼眼。
  同时,他将魔爪探到马俊玲胸前,狠狠抓住她的一双大乳房,狠命地将鸡巴往马俊玲的逼眼深处顶入。
  马俊玲疼得惊叫起来。但这间洗手间距大厅中央实在太远,根本无人听到。
  赵大勇兽性大发,抓着马俊玲的大奶子,把鸡巴往她逼眼里使劲地撞击。随着他的撞击,马俊玲发出声声惊叫。
  她想挣扎,但她一个五十二岁的中老年妇女,哪里挣得过赵大勇那个青壮年色狼呢?
  她无力地哭泣着。
  她柔软的乳房,捏起来手感很好。赵大勇觉得特别痛快,于是加速撞击。
  而他对这个俊美老妇的撞击,使得这个女人发出惊叫,妇人的惊叫,更刺激了赵大勇的兽性。
  他一手继续抓住马俊玲的奶子,另一手腾出来抓住马俊玲盘在脑后的髮髻,迫使她抬起头来,看她自己在镜中的淫态。
  马俊玲羞愧得红了脸。
  赵大勇从后面操,还嫌不过瘾。他又把鸡巴从马俊玲的逼眼里拔出来,命她转过身,将她抱上洗手台,让她面对自己坐在洗手台上。
  赵大勇分开马俊玲两条美腿,从正面将鸡巴插入她的逼眼。
  赵大勇紧紧抱住马俊玲,一面和她热烈亲嘴,一面把鸡巴朝她逼眼乱顶,顶得马俊玲嗷嗷直叫。
  这个女机场工作人员,万没想到会在机场受到如此的性攻击,开始时,她被操懵了,现在,她则有些迷乱。
  赵大勇乾脆将马俊玲的两条美腿掀了起来,扒了她的高跟鞋,将她的一条美腿扛在肩上,托起另一条美腿。
  赵大勇捉住马俊玲一只秀足,那袜莲非常精美。赵大勇尽情捏弄那柔软的袜莲,然后把那袜莲发黑的袜尖送到自己鼻下,使劲嗅着。那成熟女人袜尖醉人的异香被赵大勇深深吸入大脑,令他兽性大发,发狂般地猛捅马俊玲的逼眼。捅得马俊玲叫作一团。
  射入马俊玲的逼眼之后,赵大勇和她互换了电话,留她在洗手间里慢慢整理衣服,赵大勇像什幺也没发生一样,不紧不慢,登上了飞往南京的飞机。
  这是日本生产的「大鹰700──850」型大型客机,共三层,可装载1850位乘客,机舱宽大。配有150名空中妇。
  日本的十万家航空公司中,不少都配备了这种宽大的客机,淫城的两大航空公司也使用了一些。
  飞往南京的客人很少,客舱里空蕩蕩的,有大量空位。有几个客人乾脆躺在空位上睡觉。
  一夜前后製造了两起强姦事件,强姦了两个女人的淫棍赵大勇可不闲着,他的两只贼眼又盯上性感的空妇们。一夜前后,他强姦了两个性感熟妇,这会,性感的空妇们又使他冲动起来。
  服侍赵大勇的空中妇名叫于惠玲,她大约五十岁,身高一米七,容貌妩媚妖冶,肤色白皙,大乳细腰肥臀美腿秀足,脑后梳髻,穿着黑色小褂短裙,肉色裤袜高跟鞋,甚为精美。
  赵大勇所坐的座位,前后左右都空无一人。赵大勇向于惠玲提出性要求。
  有些空中妇是可以为乘客提供性服务的,但那也是在洗手间里,赵大勇却不是,他见于惠玲答应了,竟就势将她按在空着的一排座位上。
  于惠玲大吃一惊,恰待挣扎,已是来不及了。
  赵大勇压上去,先是捉住于惠玲一只秀足,扒了那高跟鞋,捉住于惠玲那精美袜莲,贪婪地嗅那发黑的袜尖,那成熟性感女人的莲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脑,令他鸡巴暴起。
  赵大勇粗暴地将于惠玲两条美腿掀过头顶,这时,可以看到于惠玲短裙里面穿的是肉色无裆裤袜,而且未穿三角裤。
  那空妇双腿被掀过头顶,逼眼屁眼朝天,赵大勇无耻地舔她的逼眼和屁眼。
  于惠玲被弄得淫水直流,不住呻吟。
  其他客人看到这样也可以,于是纷纷将空妇们按倒在座位上操了起来,顿时客舱里一片空妇呻吟之声。
  于惠玲双腿被掀过头顶,被赵大勇舔得不停地叫唤。
  她的隐密而敏感的屁眼,就这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任凭男人舔弄。
  这时候,另一个男乘客从这排座椅的另一端走过来,于惠玲的精美袜莲就在他眼下晃动。他按捺不住,捉了于惠玲柔软的袜莲,使劲捏了起来。
  于惠玲忍不住叫了起来。
  到了南京之后,在南京禄口机场,赵大勇正往机场楼外走,当地一个女机场工作人员从他面前走过。
  她叫方玉苹,四十八岁,一米六八,颇有姿色,身材高大,大乳房,大白脚异常清秀白皙,她与淫城的女机场工作人员大不相同,穿得远不像淫城的女工作人员那样精緻,而是非常随意。后来赵大勇发现,这也是许多南京妇女与淫城妇女的不同。
  方玉苹随随便便穿着件白衬衣,下身是蓝色製服裤,像是几天没换的样子,光着大白脚穿着拖鞋,穿得非常随意。
  她见赵大勇盯着她看,于是也盯着赵大勇看。
  赵大勇便上前和她攀谈起来。
  南京禄口机场,不但机场小,而且旅客少,工作人员也少,远远难以与淫城的机场相比。
  方玉苹的脾气,她看不上的男人,休想碰她;她看上的男人,她愿意献身。
  赵大勇就是她看上的男人。
  所以,当在她的空蕩蕩的办公室里,赵大勇突然将她抱上办公桌时,她扛7d不吃惊,也不反抗。
  她的拖鞋掉到了地上。
  赵大勇接着扒掉了她的长裤和小三角裤,这样,她上身穿着白衬衣,下身一丝不挂。
  方玉苹两条美腿分开,赵大勇蹲着,把头探入方玉苹的两腿之间,贪婪地舔着那性感熟妇的逼眼。
  方玉苹被舔得有些受不了,性格直爽的她不会忍耐,直接叫了起来。
  舔到后来,赵大勇道:「阿姨,快尿啊,我想喝你的尿!」
  方玉苹心里一热,就尿了出来,都给赵大勇喝了。
  方玉苹低头看着赵大勇贪婪地喝她尿的样子,又感动,又刺激,忍不住又叫了起来。
  离开机场,经禄口到南京的高速公路,来到市区,赵大勇入住了新街口的四星级泛亚酒店。他在南京的老情妇孙苹赶了来,赵大勇在这一天的连续的艳遇中消耗过大,面对孙苹,竟半硬半软。
  于是,孙苹让他躺在席梦思床上,她站着,将她那秀美白嫩的一玉趾伸入他嘴里供他吮吸。美人玉趾,使得赵大勇的鸡巴又硬了些。
  孙苹跪坐在他鸡巴上,前后摇动,足足搞了二十几分钟,赵大勇一声怪叫,终于射了出来,都射入孙苹逼里。
  第二天,两人到酒店的中餐厅里吃了早餐,然后,孙苹带着赵大勇见了几个生意上的朋友。
  大家吃了午饭,孙苹就回去休息了。
  次日,孙苹又带着赵大勇会见生意上的朋友。
  赵大勇对南京的印象,街头的美女比淫城少很多。不过,南京毕竟是六朝古都,大城市,美女还是有的。傍晚,赵大勇办完了事,在南京市中心的新街口转悠。孙苹一直拉着他谈生意,他有些烦,于是趁孙苹暂时回家,他关了手机,独自在街上转悠。
  这天正是星期五的傍晚,新街口一带又是各大百货大楼林立的商业区,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就在一家百货大楼前,赵大勇突然看见一位性感熟妇,此女人名叫宫月清,身高约一米六三,看模样年近五十,四十八九岁的样子,容貌清秀姣好,长剪髮,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穿着黑色小褂,黑色七分裤,光着半截小腿和美丽的秀足,十分清秀利索,穿着拖鞋,走在赵大勇前面。
  赵大勇一见,口水差点掉下来。于是,他就紧紧跟在后面。
  走了一阵,宫月清发现后面有人跟蹤她,遂站住回头一看,见是一个穿着考究的年轻人。南京妇女较传统保守,对家庭比较忠贞,不似淫城妇女那般开放,宫月清冷冷地盯着赵大勇道:「你跟着我干什幺?」
  赵大勇情场老手,哪里会怯场,他满脸堆笑道:「大姐,我是外地来的,想去夫子庙买些盐水鸭带回去,给朋友们做礼物,也让他们知道知道南京的特产。可是我不知道怎幺走,问了几个人,都问不到路。」
  那宫月清脸色缓和下来,道:「是吗?正好我们一个方向,你跟我一起去那边的公共汽车站吧,不远,七八站路就到了。」
  于是,她带着赵大勇,来到公共汽车站,一边等车,一边两个人聊了起来。
  赵大勇凭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很快就取得了宫月清的信任。她家里,丈夫已死于她的胯下,就她和儿子两个相依为命,她给儿子打了个电话,说妈妈晚点回去。
  公共汽车到了,她和赵大勇一起上了车,她答应陪赵大勇到夫子庙採购。
  两人在夫子庙逛了很久,买了不少盐水鸭状元豆之类的特产,赵大勇一个人不好拿,就请宫月清帮他一起拿回去。因为已经很熟了,宫月清就答应了。赵大勇请她吃了晚饭,两人打车,一起来到新街口的四星级新富泛亚酒店。
  趁电梯上到44层,来到了赵大勇的房间。
  赵大勇请宫月清歇息歇息,热情地从MINIBAR里拿出一罐饮料,倒在杯子里给宫月清喝。
  宫月清喝下饮料,渐渐感到胯下和奶头髮热发痒。原来,赵大勇在饮料里下了春药。
  赵大勇见那性感熟妇中了招,大喜若狂,一下将那宫月清扑到在床上,捉了她那白皙秀足,就啃了起来。
  宫月清本就是个骚妇,吃了春药,更是性慾发作。赵大勇啃她的白脚,弄得她淫水直流,不停地叫唤。
  品嚐着宫月清的白脚,赵大勇的鸡巴勃然而立。
  宫月清跪在床上,赵大勇跪在她身后,从后面将鸡巴插入她的逼眼,使劲地操她,同时还把手伸到她前面,死命抓住她的丰满乳房。
  宫月清哭叫着,那哭叫声更刺激了赵大勇的兽性。
  操了宫月清半小时后,赵大勇射入了宫月清体内。
  两人躺着休息。
  过了一会,赵大勇将鸡巴塞入宫月清嘴里,在她嘴里,他鸡巴又硬了,于是他又压在宫月清身上操她。
  正操得欢,宫月清的手机响了。她一接,是她儿子。
  赵大勇命她叫她儿子来。宫月清不愿意,赵大勇就停止下来,不操她,急得那骚妇只好照赵大勇的吩咐叫她儿子来。
  当宫月清十几岁的儿子刘汉勇赶到酒店,赵大勇为他开了门。
  当他看到一丝不挂的母亲后,明白发生了什幺事。平时对母亲的暗恋加上现场事态的刺激,使得他陷入狂乱,于是他按照赵大勇的吩咐,一起轮姦了母亲。
  星期天,赵大勇返回淫城。
  在南京禄口机场,快登机的时候,赵大勇又看上了一位性感熟妇。到了飞机上,他特意坐到她身边,和她聊了起来。
  这位性感熟妇名叫朱惠琪,是江苏烟草局的女干部,前往淫城出差。
  那朱惠琪,四十六岁,娇小丰满,身高一米六,颇有姿色,剪髮,大乳房,脚长得很标緻,穿着小褂短裙,肉色裤袜细带高跟皮凉鞋,那丝袜里的秀美一玉趾更显得分外诱人。
  不到两个小时,飞机在淫城机场降落。
  赵大勇的司机开着他那辆海南马自达来接他。
  赵大勇让司机坐机场大巴回去,自己驾车,带着朱惠琪往城里开去。
  朱惠琪的房间早由单位帮她顶订好了,她本应入住江苏驻淫城办事处开办的紫金山酒店,但赵大勇带她入住了对面的四星级雍都泛亚酒店。
  下午,赵大勇在酒店里姦污了朱惠琪。
  赵大勇站在地毯上,叉腰而立。朱惠琪一丝不挂,跪在赵大勇面前,大口吮吸赵大勇的那根黑鸡巴。
  赵大勇这个淫棍,他的鸡巴黑黑的,勃起来后硬硬的,十分凶狠。
  他低头看着这个性感熟妇,这个烟草局的女干部,下贱地吮吸他的黑鸡巴,不由十分得意。
  朱惠琪除了吮吸,还时不时伸出香舌舔赵大勇的黑龟头,赵大勇舒服得直喘粗气。
  朱惠琪的两只大乳房随着她吮吸鸡巴的动作不停地晃动,那黑黑的大奶头子十分诱人。
  她跪在那里,从后面看,肥白的屁股和白嫩的脚心白皙的脚后跟十分性感。
  夜里,赵大勇约了几个生意朋友和朱惠琪一起在酒店的客房里打麻将,赵大勇坐在椅子上,性感熟妇朱惠琪坐在他的鸡巴上,穿着无裆肉色裤袜的两只精美袜莲分开放在桌上,一边摸牌打麻将,赢牌者,可以嗅她的袜莲发黑的袜尖。
  她时不时高高翘起她的性感一玉趾,分外诱人。
  他们不玩钱,和牌者,根据番数不同,可以嗅她的发黑袜尖,或者吮吸她的大奶头子,或者舔她柔软的腋毛。
  于是,屋里不断响起朱惠琪的叫声。


第四章退休女局长潘玉翘
  淫城新闻出版局退休女局长潘玉翘,身高一米六四,六十三岁,看上去五十余岁,容貌姣好,丰满白嫩,丰乳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光滑娇小,值此盛夏季节,她穿着白衬衣,灰色短裙,肉色无裆裤袜,奶白色高跟皮凉鞋,性感异常。
  潘玉翘的儿子,是某出版社编辑潘伟,二十四岁,中等身材,他嗅了母亲丝袜后,鸡巴勃起得特别伟大。
  潘玉翘虽然已经退了,却仍在局里做顾问,她的办公室还在,她也每天上午去局里看看,中午回家,做个午饭,然后午睡。
  她老伴今年五十九岁,是某大学教授,还在学校里教课。
  夏日的一个下午,潘玉翘的丈夫上午就去学校了,要到晚上才能回来。潘玉翘中午回到家,做了午饭。她没有用保姆,因为她有家庭的秘密。
  潘玉翘母子其实在同一个大院里上班,出版局和潘伟工作的出版社在同一个大院里。
  司机把潘玉翘送回出版局家属楼,就开车回局里去了。
  吃完午饭,潘玉翘去睡午觉了。
  午觉醒来,潘玉翘出去,到外面买了些菜肉和饮料。正值酷暑,外面很热,她走得香汗淋漓,匆匆回到家里,她脱了衣服正想洗澡,儿子潘伟回来了。此时潘玉翘正脱得只剩一付肉色无裆裤袜,儿子见了,立即将她按在客厅的圈椅里。
  她儿子从十三岁起就开始与她乱伦了,至今已经十一年了。
  此时,在潘玉翘家里,她被儿子按在圈椅里,她的两条穿着肉色无裆裤袜的美腿被掀过头顶,两只精美袜莲高举,儿子潘伟站在圈椅前,捉着母亲的娇小袜莲,使劲将鸡巴往母亲的逼眼里乱顶。
  潘伟一边操母亲,一边捉着母亲的娇小袜莲,使劲嗅那发黑的袜尖。潘玉翘那发黑袜尖醉人的异香,被她儿子深深吸入大脑,令他鸡巴越来越大,顶得潘玉翘又疼又痒,痛苦地不断发出嚎叫。
  潘玉翘阴毛非常浓密,腋下也长着柔密的腋毛,潘伟看在眼里,格外兴奋,操得更加猛烈。
  嗅着母亲那发黑的袜尖,潘伟的鸡巴勃起得格外粗大,直捣母亲的子宫,潘玉翘疼痛难忍。
  现在的年轻女人与男人性交,男人必须使她舒服,她才会满意,如果是受到如此粗暴的蹂躏,现在的年轻女人是绝对不干的;但性感老妇潘玉翘,是潘金莲潘玉莲的后裔,是十足的淫妇,她被儿子摧残得很疼,痛苦不堪,而同时她从这种痛苦中竟感到了一种沉沦的快感。这是这个性感老骚妇比一般年轻女人淫贱得多的地方。
  随着儿子一次一次的快速捅入,潘玉翘被操得连声娇叫着。她的秀美的一玉趾情不自禁地高翘起来,几乎与脚面成90度垂直。这个性感淫妇名叫潘玉翘,真实名副其实啊!
  潘伟见了,更加兴奋,操得更为猛烈。
  潘玉翘丰满白嫩的乳房,随着儿子的进攻节奏而剧烈地晃动着,那大如葡萄的褐色大奶头子直直地撅起,显示出这个淫妇被操得发了情。
  潘玉翘的子宫被儿子的大鸡巴撞击得很疼,她痛苦地嚎叫着,惊恐地用她那十指尖尖的玉手紧紧抓住椅子扶手,时而紧紧地抿着嘴,以减轻痛苦。
  母亲痛苦的表情更加刺激了儿子的兽慾,潘伟伸出魔爪,捏住母亲的大奶头子,使劲地揪扯,把母亲的大奶头子揪得很长,潘玉翘疼得连声惊叫。
  谁能想到,一个高高在上的女局长,在家里竟被儿子玩得像条淫贱的母狗。
  潘玉翘的大丛阴毛从肉色无裆裤袜的裆部空洞里露出,显得分外撩人。
  潘伟狠捏母亲的长奶头子,潘玉翘疼得发出绝望的嘶叫。
  潘伟听着母亲的惨叫,兽性大发,凶狠地冲击母亲的逼眼,潘玉翘疼得死去活来,泣不成声。
  就在母亲凄惨的哭叫声中,潘伟精液狂奔,全部射入母亲的逼眼深处。
  晚上,潘玉翘局里在新世纪俱乐部有个招待会。潘玉翘被儿子摧残得不轻,本不想去,但潘伟很想去,潘玉翘只得忍着逼痛,勉强下地,带着儿子去参加招待会。
  在新世纪俱乐部大堂,潘玉翘遇到一个熟人,某军官妻子颜春玲,她四十五岁,一米六四,美貌,脚长得异常秀美白嫩,穿花衬衣,短裙,光着美腿嫩脚穿着拖鞋,在新世纪俱乐部大堂里转悠。她带她儿子到俱乐部的三温暖来洗澡。
  颜春玲和潘玉翘打过招呼,就带着她儿子颜肃进了三温暖。服务员按颜春玲的要求,带母子俩进了一个包间,然后服务员拉好门出去了。
  在三温暖的包间里,颜春玲对儿子打开了双腿。
  颜春玲靠在包间的沙发上,一丝不挂,两腿叉开,露出阴毛掩映的逼眼,嫩脚踩在沙发的边缘。她十七岁的儿子颜肃,手持电棍,使劲朝她逼眼里捅。电棍的开关未开,并未通电,却也捅得颜春玲嚎叫不绝,她只得按照儿子的命令,将一只嫩葵7d伸到儿子张开的大嘴里,供儿子尽情吮吸撕咬。颜肃尽情享用品嚐母亲白玉嫩脚的美味,颜春玲叫得更厉害了。
  看着性感成熟的母亲,在自己面前叉开两腿,亮出逼眼任自己乱捅,还伸着嫩脚供自己品嚐,颜肃兴奋极了,鸡巴硬得厉害。
  颜春玲这位军官太太,仗着丈夫的关係,在做生意,认识不少人,有不少情夫,但是,和谁玩,她觉得都不如和儿子乱伦来得刺激。
  颜肃口含母亲玉趾,手持电棍,使劲地捅母亲的逼眼,捅得颜春玲皱着秀眉不住地叫唤着。
  三温暖包间里,各种摧残玩弄妇女的工具十分齐备。颜肃玩了好久,又换花样。他送开嘴,放了母亲的玉趾,然后,从母亲逼眼里拔出电棍,又拿起一个电动老鼠,放入母亲逼里。电动老鼠发出嗡嗡的低响,在颜春玲的逼眼里钻动,颜春玲受不了,皱着眉头,连声惊叫。
  她的淫水不可抑制地汨汨流出。
  看着母亲被电动老鼠弄得那幺狼狈,颜肃感到非常快活和刺激。
  此时,颜春玲分着两腿,背靠着沙发靠背,她原先伸到儿子嘴里的嫩脚已经收回,两只嫩脚都踩在沙发边。颜肃看着母亲的两只嫩脚,又想品嚐了。他跪在母亲坐的沙发前,亲吻吮吸母亲踩在沙发边的嫩脚那白玉般的玉趾。颜春玲逼里被那电动老鼠乱钻,她敏感的嫩脚玉趾又遭儿子吮吸,弄得她淫水直流,不停地叫唤。
  颜肃尽情吮吸了母亲的玉趾,然后从母亲逼眼里取出电动老鼠,继续跪着,开始舔母亲的逼眼,吃母亲的淫水。
  颜春玲的浓密阴毛扫在儿子脸上,令他感到刺激。颜肃兽性大发,竟丧心病狂地吮吸母亲的阴蒂。颜春玲的阴蒂很快肿胀起来。她那敏感的阴蒂哪里受得了被儿子如此吮吸啊?颜春玲痒得发狂,连声嚎叫。
  颜肃把母亲的阴蒂舔得肿胀起来,这才停止吮吸,然后,他再度将电棍插入母亲的逼眼,接着,命母亲下了沙发,头朝沙发,低着头,弯着腰,扶着沙发站着,肥白的屁股朝外,撅着屁股。
  颜肃凑到母亲屁股后面,贪婪地舔着母亲的精緻紧小敏感的屁眼,舔得母亲呻吟不止。
  颜春玲的屁眼涂满了儿子的口水。
  颜肃站到母亲屁股后头,使劲将硬邦邦的鸡巴顶入母亲的屁眼。
  颜春玲的屁眼被撑开,她叫唤着,说不清是难受还是舒服。
  颜春玲的逼眼里插着棍,屁眼被儿子的鸡巴顶入,她撅着屁股弯着腰,叫个不停。
  颜肃将魔爪伸到母亲身下死命抓住母亲丰满的奶子,颜春玲疼得惊叫起来。
  颜肃抓住母亲的奶子,同时使劲把鸡巴往母亲屁眼深处里狠顶!
  颜春玲的屁眼紧小湿润温暖,紧紧裹着儿子的鸡巴,颜肃的鸡巴顶在母亲的紧小屁眼里,实在舒服极了,耳边又迴响着母亲的淫叫,颜肃终于憋不住了,浑身一鬆,禁不住精液狂射,都射入了母亲的屁眼深处。
  再说那潘玉翘,在招待会上,遇到了她的大姐潘玉香,潘玉香也是一位尚有影响的退休女干部。她们老姐妹花,潘玉翘是二姐,她的大姐潘玉香六十七岁,看上去没实际年龄那幺大,保养得很好,一米六五,颇有姿色,虽说皱纹不少,仍然风韵犹存,大乳细腰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
  招待会结束后,大姐潘玉香回到家里。她一回家,儿子就扑了上来。
  她丈夫早已死于她的胯下,她和儿子相依为命。她儿子今年十四岁。
  儿子扒掉了潘玉香的衬衣短裙,潘玉香只戴着白色兜式奶罩,穿着肉色无裆裤袜,被她十四岁的儿子潘进按在床上,掀起她两条美腿狠操。
  潘进站在床前,将躺在床边的母亲掀起一双美腿,一边操一边吼叫着:「潘玉香!潘玉香!我操死你!妈妈,我要操死你呀!」
  潘玉香躺在床上,高举美腿,被操得连声应道:「儿子,好儿子,操死妈妈吧!妈妈愿意给你操!」
  潘进咬牙发狠道:「潘玉香!你个骚货!你个骚逼!我操死你这个老淫妇,操死你这条老母狗!」
  一边说着,一边狠操母亲!
  潘玉香被操得不住叫唤:「啊呀啊呀妈妈是老淫妇妈妈是老母狗把妈妈这条老母狗操死吧哎呀哎呀」潘进继续吼道:「潘玉香,我操烂你这个老骚逼!」
  潘玉香嚎叫道:「小进!使劲操吧!操烂妈妈这个老骚逼吧!噢噢」潘进一边操一边问:「妈妈,儿子操你,你舒服吗?」
  潘玉香淫叫道:「舒舒服」潘进继续问道:「儿子让妈妈舒服,妈,你说,我是不是个孝顺儿子?」
  潘玉香呻吟着:「哎呀哎呀我的小进最孝顺了你真是妈的好儿子妈妈的孝顺儿子哎呀哎呀」中学生潘进学习很好,他一边将鸡巴往性感老娘的逼眼里乱戳,一边念叨:「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妈妈呀,这两样你儿子都佔全了!」
  潘玉香娇吟道:「呀呀我儿子真有学问连操妈妈都操得这幺有文化妈妈给你操妈妈心甘情愿我的儿子真优秀文武双全学习好床上功夫又好真是妈妈的好儿子妈为你骄傲妈愿意给你操呀妈喜欢你呀好儿子啊呀啊呀」潘进听了,不由得更加兴奋,他吼叫着:「妈!妈!我爱你!我亲爱的妈妈呀!我喜欢你呀!」
  他一边吼着,一边加紧攻击母亲阴道深处,操得潘玉香娇吟婉转。
  潘玉香戴着白色奶罩,穿着肉色无裆裤袜的一双美腿高高举起,两只精美袜莲在儿子眼前晃动,分外撩人。
  潘进禁不住母亲袜莲的诱惑,捉住性感老娘的一只袜莲,使劲地捏弄着。潘玉香是潘金莲潘玉莲的后裔,脚长得很美,也很敏感,被儿子这幺使劲捏弄,弄得她又痒又疼,忍不住淫汁越流越多,叫作一团。
  潘进玩了好长时间母亲的袜莲,才放开母亲的袜莲,然后,他从母亲逼眼里拔出鸡巴,本来他是站在床前操母亲的,此时,他爬上床,骑到母亲身上,将鸡巴插入性感老娘的嘴里,命令母亲为他吮吸鸡巴。
  潘玉香躺在床上,被儿子压着,大口吮吸儿子的鸡巴。潘进的鸡巴在母亲嘴里,感觉舒服极了,他感觉憋不住了,于是,从母亲嘴里拔出鸡巴,在母亲有不少皱纹但仍很好看的脸上敲击着。突然,他大吼起来,精液怒射,都射到性感老娘好看的脸上。
  之后,潘进舒坦地躺在床上休息,潘玉香起身,在床上,跪在儿子身边,弯下腰,温柔地吮吸儿子的鸡巴,将儿子鸡巴上的精液还有她自己的淫汁,都吮吸得乾乾净净。


第五章租房淫遇
  孙诚在蓉城及他在返回的飞机上的艳遇容待以后再表,且说他在蓉城度过一个难忘的元旦,回到淫城,马上就是春节了,他立即着手租房。原来,春节后,他们公司在蓉城的客户要派两个代表常驻淫城,要他帮忙找房居住,所以他立即着手此事。
  孙诚平时与母亲孙月凤同居,他家房子很大,住得很舒服,所以他对什幺租房子的事情完全不熟。他问了一个手下,才知道在写字楼不远处就有一家房屋中介。他赶到那里,问了问情况,中介提供了不少信息,孙诚大致了解了一下,觉得其中两套比较可以。
  于是,中介忙联繫房东看房。
  第一家是在一个干休所里,孙诚开着他那辆捷达车,带着中介公司的人来到那家干休所。那干休所是部队上的,就在东郊,离孙诚公司不远,一会就到了。
  他们停在干休所的大门外,等着房东出来。
  透过干休所的铁栏大门,可以看到院子不小,里面有一条大路,两边鸟语花香。一些离休老干部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晒太阳。
  不一会,一个女军人走了出来。中介低声道:「房东来了。」
  孙诚见那女军人,年纪约有四十八九岁,高高的个头,约有1米74左右,她面色苍白,烫髮,虽是不施脂粉,却颇有几分姿色。她穿着军装衣裤,高腰棉皮鞋,从那皮鞋的精巧形状,可以推测出她的脚形是颇为秀美的。
  那女军人带着孙诚一行人进了院子,顺着大路走了一会儿,来到一座二层楼前。她开了一楼的一个门,带着大家走了进去。
  这一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虽然家俱很旧,但是暖气,电视,冰箱,洗衣机,煤气灶一应俱全,收拾得很整洁。
  大家坐在客厅里,攀谈起来。原来,这位女军人名叫曹月苹,她自己家住在南郊省军区家属院,这套房子是她公公的,公公和她家一起住,她就想把这套房租出去补贴家用。
  曹月苹介绍说,她和老公都是部队上的,她老公小她两岁,她老公的父亲和她的父亲是部队上的老战友,现在都已经退了。
  孙诚看着面色苍白,而风韵犹存的曹月苹,心里想道,你老公玩了你这幺多年,可是把你折磨得不轻啊,他可是享足了艳福啦。
  孙诚注意到对面墙上有个镜框,镶着一张黑白照片,是毛泽东接见部队的,孙诚歎道:「真不愧是部队上的啊,连这照片都保存着,现在可是少见啦。」
  曹月苹道:「我老公和他爸一个样,牛脾气,没办法,他就认这个。你们住这,要是不习惯,就摘了吧。回头你们搬走时我再挂上。」
  孙诚道:「好说,好说,这套房子就定下来吧。」
  曹月苹道:「你们住这,进进出出的,可得注意点影响。这院里全是离退休的老头老太太,没事就爱瞎叨叨,回头影响到我家可不好。这样吧,我呢,隔三岔五的也来看看,也可以帮你们收拾收拾。」
  按理说,房东把房租出去了,就不该再来房里了,可是,面对这样一位女房东,孙诚想,你来的次数越多越好啊。当即爽快地答应了。
  当下,孙诚交钱,签了合同,这房就算租下了。
  留下女房东收拾屋子不提,孙诚等人又驱车赶到第二家。
  这第二家房子坐落在东区花园,这是一个很大的社区。
  上了楼,进了门,房东也是位女的,正在等着他们。
  孙诚一见那女房东,心里就是一跳,这不是他中学同学杨大风的母亲周艳娥吗?
  孙诚今年三十四岁,他同学杨大风与他同岁,细细一算,周艳娥今年应该已经年过六十了。十几年没见,她的模样没太大变化,看上去仍然是四十几岁。
  孙诚确认她就是周艳娥,不由得鸡巴隐隐有些发硬。
  说起来,这周艳娥中等个头,身高约1米63,姿色并不十分出众,但她长得很端正,圆圆的脸,模样有些娇憨,闪亮的眼睛闪烁着浓烈的慾望。她穿着毛衣,可以看得出来她的乳房很丰满,当年上中学时,孙诚经常到她家里去玩。夏天时,他可以看到她的腿和脚,周艳娥的大腿非常丰满,她的皮肤不算白,但她的脚却长得很白嫩,艳光逼人。
  孙诚一直觉得这个阿姨很性感,尤其他在同学杨大风房间里看到杨大风为他母亲画的一副裸体素描之后。杨大风在大学里是学设计的,素描功底不差,他为周艳娥画的素描可谓栩栩如生。画中,周艳娥的阴毛很多,而且朝前撅着。
  周艳娥是个初看并不很出众的妇人,但和她待得越久,就越能感觉到她的性感,感觉到她的炽热的慾望。
  孙诚暗想,周阿姨能光着身子让她儿子写生,莫非她母子也和自己与母亲一样
  为了能多看到周艳娥,他经常到杨家去玩。
  孙诚高三那年春节,年初二,他来到杨大风家玩,和杨家一起打麻将。杨家四口人,周艳娥,她的大儿子杨大风,二儿子杨大雷,还有小她一岁的丈夫。孙诚趁着打麻将的机会,好几次摸了周艳娥的手。周艳娥的手软软的,摸起来手感舒服极了。
  心猿意马的孙诚很快输光了钱,败下阵来。在一边旁观的杨大风的父亲接替他上了阵。杨大风他爸是个大学老师,经常出国。周艳娥家就住在杨老师所在学院的家属区里。
  孙诚到处乱转,趁着杨家全家都在聚精会神地打牌,他溜进了周艳娥夫妇的卧室。在周艳娥的枕边和沙发上,孙诚看到了令他心跳的好东西,周艳娥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丝袜。他想,看来周阿姨和自己的妈妈孙月凤一样,都有随手乱扔丝袜的可爱习惯。
  那时,裤袜还未流行,淫城的性感妇人穿的多是长筒丝袜和短丝袜。孙诚从周艳娥的枕边拿起一只肉色短丝袜,又在沙发上拿起周艳娥一只肉色长筒丝袜,把两只丝袜发黑的袜尖并在一起,放在鼻子下使劲地嗅着。周艳娥发黑袜尖醉人的异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脑。想着周艳娥那艳光四射的白脚,孙诚的鸡巴不可抑制地硬了起来。
  一边怕被发现,提心吊胆;一边又难以抵挡丝袜的诱惑,使劲地嗅着。就这样,孙诚的鸡巴越来越硬。
  那天走时,孙诚偷走了周艳娥一只肉色短丝袜,回到家后,他嗅了那发黑的袜尖多少次啊,他一连嗅了那丝袜好多天。后来,他又偷了周艳娥穿过未洗的好几只丝袜,有短丝袜,也有长筒丝袜。
  后来,孙诚上了大学,参加工作,和杨大风一家渐渐失去了联繫。他的精液主要都射入了他母亲孙月凤的阴道,但他有时也会想起那位模样有些娇憨的周阿姨。
  就在大学毕业后不久,孙诚听到了有关周艳娥的一个香艳消息。
  事情是这样的。
  一个秋日的下午,天色昏暗。
  在某学院任教的杨老师又出国去了。
  杨家夫妇的卧室里,拉着窗帘,屋里传出妇人的呻吟声。
  当时四十几岁的周艳娥一丝不挂,正撅着屁股跪趴在床上,大儿子杨大风跪在妈妈屁股后面,正挺着鸡巴从后面姦污妈妈,把妈妈奸得不停地叫唤。
  刚才,他又在给母亲画裸体素描,画着画着,被母亲肉感的身子吸引得早已心猿意马的杨大风,扔下画笔,扑到妈妈身上。
  周艳娥正坐在床上,供儿子画画。儿子猛扑过来,一把抓住她的乳房。周艳娥的乳房很丰满,奶头子大如葡萄。杨大风叼住妈妈的奶头使劲地吮吸。周艳娥被弄痛了,她忍不住叫道:「大风!轻点,你把妈妈弄疼了!」
  杨大风硬着鸡巴,一边吮吸妈妈的奶头,一边热烈地揉摸妈妈的乳房。
  杨大风经常和孙诚一起看黄色录像,对里面的动作非常熟悉。他躺在床上,让妈妈吮吸他的鸡巴。
  周艳娥也经常和儿子一起看黄色录像,当然对各种姿势也不陌生。她跪在儿子身体上方,弯下腰,低着头,大口吮吸儿子的鸡巴。与此同时,她的逼眼坐在儿子的嘴上,杨大风伸出毒舌,贪婪地舔着妈妈的逼眼。
  杨大风的鸡巴被母亲吮吸得舒服极了,他尽情地舔着母亲的逼眼。周艳娥的逼眼被儿子舔得痒得受不了,淫水直流,都被儿子吃了下去。
  杨大风吃了母亲的淫水,鸡巴更是硬得厉害,杨大风很瘦,他的鸡巴也不太粗,但却很长,直直硬硬地象根铅笔。
  风骚的周艳娥吮吸着儿子的长鸡巴,心里真想被这根长鸡巴狠插,她心里发痒,淫水流得更多,吮吸儿子的鸡巴也更起劲了。她的逼眼被儿子舔得痒得受不了,她忍不住不停地叫唤着,那叫声实在性感。
  周艳娥的阴毛非常浓密,软软地压在儿子的脸上,她的逼眼湿热湿热的,非常柔软。杨大风亲吻着母亲湿热的逼眼,感觉非常刺激。他按捺不住,竟使劲吮吸起妈妈的阴蒂来。周艳娥已经肿胀起来的阴蒂极其敏感,哪里受得了被儿子吮吸?她忍不住失声嚎叫起来,大股大股的淫水涌出,流到儿子嘴里。她被儿子舔逼舔得达到了高潮!
  杨大风再也按捺不住了,他挺身坐起,命妈妈撅着屁股跪趴在床上,他跪在妈妈屁股后面,从后面将长鸡巴戳入了妈妈的逼眼,直捣子宫。
  周艳娥的子宫被儿子一次次地快速刺戳,被戳得很疼,她又喜欢这样被儿子糟蹋,于是,她忍不住发出声声嚎叫。
  看着妈妈不断颤动的肥嫩的屁股,杨大风不禁挥手猛击妈妈的屁股,一边使劲将长鸡巴朝妈妈逼眼深处狠顶!
  周艳娥被顶得娇声颤颤,欲仙欲死。
  她忍不住叫道:「大风!顶死我吧!顶死妈妈吧!妈妈,不要活了呀!」
  见妈妈被自己操成这样,杨大风顶得更加凶狠,周艳娥叫得更为凄惨。
  正在她母子俩乱作一团之际,谁也没想到,周艳娥的二儿子杨大雷逃课回来了。
  那年,杨大风大专毕业,没有找到工作,正在家待业;杨大雷正上高中。这个孩子比他哥哥还要瘦,他哥虽瘦,个子却不低,有一米七多;杨大雷则十分瘦小,身高只有一米六。他学习不好,性格内向,在班上没什幺人理他,老师也不喜欢他。
  今天下午,又是连着两节他头疼的物理课,他实在听不下去,就在课间时偷偷溜了号。
  他没什幺朋友,逃了课,只有回家去。
  他拿钥匙开了门,就听见母亲的嚎叫声。他站在母亲卧室的门口,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此时,周艳娥正被杨大风顶得连声嚎叫,已经支撑不住了。她原本还用手支撑着上身,此时支撑不住,脸贴床上,撅着屁股,被儿子操得嚎叫不绝。
  杨大风越操越快,长鸡巴迅速地一次次戳入妈妈的逼眼深处,直刺妈妈的子宫。妈妈的淫叫,鸡巴在妈妈逼眼里的快感,这一切都使得杨大风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dxm22.com